腦粉影評2017【白蟻 : 慾望謎網 White Ant

一念無明的羈絆和醉生夢死的哀愁

 白蟻banner  

被喻為2017最佳國片的光環對菲來說是重回國片本身帶給觀眾的感受。在 #白蟻 中三名主角背負著不被需要的拋棄感,劇情多以主角無旁白的動作賦予大家更多的想像空間。在 #楊德昌 導演的 #一一 中曾有段解析為「如果主角可以以自身的演技渲染觀眾的想像,那麼不需要華麗的詞藻亦可明白的傳達用義,就是最成功的了。」這樣精闢的說明用在白蟻這部電影中也不遑多讓。從開頭白以德(#吳慷仁 /飾)面對全身鏡穿著女性的內衣褲自慰開始,就已充份說明了孤單、不被理解、世人不容等大方面; 再則是湯君紅(#鍾瑤 /飾)被男友不告而別的拋棄後,仍時常在半夜偷偷溜進男孩租屋處探尋軌跡; 最後是藍姐(#于台煙 /飾)以拼圖式的方法呈現自白,那些說不出口的原因背後、那些佇立在以母親為出發點的慈愛等等。三位主角帶出整部電影最寂寞的悲傷,而最後兩個悲傷的人互相擁抱尋求慰藉。明明最該仇視的二人,卻舔舐彼此的傷口。那些夜夜循著午夜夢迴而來的鬼魅,是加速心靈層面的懦弱? 還是成長的助力?

 

白以德(#吳慷仁 /飾)白天是個正常的學生兼職打工,而當夜晚來臨時卻又忍不住撫摸著偷來的女性內衣褲遐想、自慰、射精。他肩負著戀物癖的精神患者標籤,沒有窗口可以訴說原因、沒有朋友可以吐露心聲,唯有夜晚是他的好朋友。只有夜晚才能讓他盡情的做自己。恰巧拍到白以德偷竊內衣的湯君紅(#鍾瑤 /飾)和好友不動聲色的跟蹤,然後以最膽小的方式將影片燒成光碟投在白以德租屋處的信箱。自負為正義使者,但卻做了最無能的榜樣。在湯君紅身上我們看到的是一種精神上的霸凌,她只欺負比自己更弱小、更無助的白以德自豪。但一場惡作劇換來的結果卻遠遠超乎她的想像。一般而言,當探討到精神層面問題是,我們無法忽視的就是患者的家庭背景。身為白以德親生媽媽的藍姐(#于台煙 /飾)風姿綽約,有不錯的事業和能力,自從丈夫去世後獨力撫養白以德成人。而她的美貌也為她寡婦的生活帶來其他的愛情機緣,她總是暗暗懊悔,如果不是那一天年幼的白以德打開房門,是不是今天的一切就會不一樣? 相較於藍姐口口聲聲的責怪自己,電影鏡頭都話鋒一轉的呈現藍姐獨自一人坐在高腳椅上自慰,透過鏡子的折射,讓這一幕更加情慾,且彷彿也是不知不覺的在呼應著電影開頭白以德自慰的身影。

 

藉由白以德呈現的精神病患者內心讓人不免想到 #念無明 裡余文樂提到:「無法傾聽別人的才是精神病患者。」而就親情角度時,又讓人想起 #生夢死 裡呂雪鳳說:「我就是怕你被別人欺負啊…」湯君紅的出現在菲眼中倒沒有像白以德和藍姐這麼強烈,在這個以強欺弱的社會裡,身為弱者的湯君紅必然是欺壓比自己更無能的白以德,無庸置疑的前提下更該加強的是當惡作劇對象死亡時,內心的愧疚。當她選擇親近藍姐時,她究竟是想一窺白以德的家庭背後存在的秘密? 還是以贖罪的心情想幫助藍姐? 還是天真的以為事情可以平和落幕? 或是結局就是在拉扯自己頭髮中的小鬼結束? 

全站熱搜

小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