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粉影評1992金馬50【大紅燈籠高高掛 Raise The Red Lantern

不就這麼一回事 ?!

 TB2wVTpnVXXXXb1XpXXXXXXXXXX_!!690847957  

就現在的女性觀點來看,「#大紅燈籠高高掛」算是極盡所能將女性貶為「物品」的一部電影; 繼當時的1920年至今,女性地位逐漸趨於與男性平等的地位,我們當然無法想像在那個女人只是附屬品的時代,該如何平復內心的不平等和委屈。從電影開頭就可以看到,當頌蓮( #鞏俐 /)的繼母問她該怎麼辦時,頌蓮回答:「就嫁人唄~妳老是提錢的,嫁人了妳就有錢了。」「嫁人?!那就是小老婆了。」「小老婆就小老婆吧,女人不就這麼一回事。」若不是電影裡的鞏俐默默的流了二行眼淚,鏡頭平靜的就像是停格般讓人不忍注視。畫面一轉下一幕即是頌蓮拎著一只行李箱和迎娶隊伍擦身而過,她雖然表面上順從了接受繼母的安排,但內心卻同時叛逆的想證明不屈服。頌蓮在許多畫面中,都展現了強烈的自我性格,不想逆來順受的服從,卻又不無傲骨的離開。這也許也是電影最後頌蓮精神異常的原因,似乎唯有成為一個瘋子,才能依照自己內心選擇的道路前行。

 

故事一開始的頌蓮也許並非打算一輩子傲骨性格; 也許是受於大宅院裡的欺凌、也許是心中忿恨遭人陷害,也許更多的是想和這「祖先們流傳下來的規矩」唱反調。頌蓮不止一次在大宅院裡挑戰「姐姐們」的底線、也挑戰著老爺陳佐千( #馬精武 /)的權威; 在這老宅中陳老爺就鐵則、就是定律,他和列祖列宗流傳下來的規矩一樣,不容輕視、不可抗拒。大太太長著百歲的臉龐透露出的是已無法滿足老爺的滄桑、二太太笑得和藹可親卻骨子裡算計著每件事、三太太是個戲班的當家花旦,憑著姣好容貌進入陳家,唯獨下女燕兒彷彿生來讓四太太頌蓮受氣般,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擺臉色給四太太瞧。進了宅門院裡的老爺宛若皇上般,要在入睡前「翻牌子」選擇今晚陪睡的對象,他用「點燈」的儀式掌管著四個太太的喜怒哀樂。老爺說 :「搥腳呀~ 妳以後就會愛上這個滋味。」「搥腳」在宅院裡似乎是個性交的代名詞,因為獲得點燈後就是搥腳,搥腳完後就是老爺進房。而老爺口中的:「妳以後會離不開這滋味。」也是話中有話了吧。如果電影中的頌蓮是可憐的,那麼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也是對的。先從燕兒在自個兒的下人房裡點滿紅燈籠可見一番,原本決定當做秘密保守的,卻在封燈後懲罰燕兒; 老爺再也不臨幸後,就喝了酒胡言亂語,酒醒了才發現鑄下大錯。這一切可說始料未及,也可說是自做自受。

 

總長兩小時的電影,陳述的不僅是身為舊時女人的悲哀、大男人的主義和傳統社會風氣,男人的「妻妾成群」展現的是「實力」。其實,在這座宅子裡發生的每一件事,讓都人覺得襯托出了老爺的「家世背景」和「權力」。在陳家,老爺可以決定姨太的榮華富貴~ 哦不,就算被老爺「欽點」了滿院的紅燈籠,得到的也只是擁有隔日晨食點菜的權利; #大紅燈籠高高掛裡,女人就像是頌蓮口中的:「如一件衣服。開心就穿、不開心就脫。」黑不溜丟的燈罩,封閉的豈止是紅燈籠,也包括了頌蓮的青春和人生。

全站熱搜

小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