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粉影評2016【夏日情事This Summer Feeling】溫文儒雅的哀傷

photos_18295_1469440423   

 

「你說 :『夏天是適合分手的季節,炎熱的氣候會沖淡悲傷; 寒冷的冬季是適合兩個人溫存的堡壘,若是一個人守著空城,寂寞迎面襲來,孤單會是加倍的負荷,輕易地讓人不支倒地。』」

 

故事場景走過柏林、巴黎和紐約; 「如果失去愛人的傷痛如影隨形的隨著每一次的起飛和降落,那麼,我們該如何修復心靈上的傷痛。」來自巴黎的藝術女孩莎夏在柏林擁有了人生最後一場戀愛。在一次返家途中的驟逝,讓同居男友勞倫斯體會了瞬間失去的心情。那日早上,莎夏仍一如往常的起床、喝茶和餵貓,電影鏡頭緩慢流轉,無聲的場景卻讓俏心中了然於心。勞倫斯一個人從兩個人相愛的柏林轉至莎夏成長地巴黎、再回到自己的出生地紐約,勞倫斯用自己的方式追隨莎夏,慢慢探索那些來不及參與的過去,透過和莎夏的妹妹柔伊的對話,在勞倫斯的腦海中畫出那個少女時期的莎夏。同樣地,柔伊也經由勞倫斯知道姐姐的愛情過程。

 

那天勞倫斯第一次走進莎夏的工作室,經同為工作室的員工提起,勞倫斯才明白莎夏的工作內容。而在此之前,勞倫斯認識的莎夏,僅僅是那個和自己談戀愛的女孩。他不知道的是莎夏熱愛著的工作和深愛著的自己。也是到這時候才漸漸體認到家中的一點一滴都是兩人共同建造的回憶。如果不是柔伊說起和莎夏之間最丟臉的回憶。勞倫斯是不是一輩子也不會明白,關於莎夏的寶貝盒裡的那一疊拍立得照片,原來有著這麼有趣的故事。

 

「很多時候,我們會忘記人的一生不過就是這麼長。我們總是用下次吧下次來說服自己和說服自己的愛人。只是我們都忽略了意外這件事。對啊~ 如果沒有意外,那麼我們總是還有明天的。」在巴黎,勞倫斯透過妹妹柔伊了解莎夏; 而當柔伊到了紐約時,則透過勞倫斯回憶莎夏。雖然劇情有描述出勞倫斯因為從柔伊身上看見莎夏的影子,而似乎有移情的作用。但這般說明因為沒有加強詮釋,所以我們無從得知。「夏日情事」在某些片段上看似與「百日告別」無異,但其情感的演繹方式卻完全不同。「夏日情事」中的勞倫斯顯現出的是一種緩慢的悲從中來,偶爾回想起莎夏的無力和對失去的悲傷的抗拒。相較於此,「百日告別」中的育偉是從壓抑到爆發,所以較觸動人心。

 

每個人渡過悲傷的方向本來就不一樣,所以「夏日情事」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呈現,畢竟關於悲傷是無法預習也不願複習的哀慟。

小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